小说带肉(巴掌印)

【长篇小说连载】肉绳(四十九)

王福林

何倩笑笑说,爸,我简单地和你说吧,柳林原本是不爱刘茹的,刘茹高考落榜后就一厢情愿地爱上了柳林。您知道柳林是刘鑫一手从农村提携到市文联的,柳林为了报恩不得已才娶刘茹为妻。再说婚后刘茹根本就尽不到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她的阴道浅而且畸形不能够与丈夫同床。柳林带她到北京做了一次手术,手术之后她就没有了做女人的感觉,所以也就不想和柳林同床,即便同床也是勉强应付而已。爸妈你们是过来人,可以想想看,这样的婚姻还有没有它的实际意义,更何谈什么爱情?何谈道德?

瞧瞧!你一个女孩子家,这都说得什么话呀?何母惊异地望着女儿说。

妈,我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学毕业生,不是你们年轻时的那个年代了,我什么都懂,你不必大惊小怪。

何母被女儿的话呛得上不来气,望着何倩张口结舌。

何雄呆呆地望着女儿,一是对一个未婚女孩说出上面的话而不可理喻;二是为柳林和刘茹的不幸婚姻而暗暗吃惊。他不由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爸,女儿何时对你讲过假话?

这么说你和柳林已经发展到了非结合不可的地步了?

对!你们都知道我从小就非常崇拜作家,柳林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我爱上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爸,妈,你们最了解我的性格,只要我爱上你们就无法放弃。何倩大胆地向父母坦露了自己的心事。

何雄最了解女儿,也就不想阻止她,可他为了女儿还是要问上几句,他问道,柳林也真的爱你吗?

当然,如果不是刘茹主动撤诉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了。何倩回答。

何夫人有点不满地说,柳林是刘鑫的女婿,他的妹妹又嫁给了张青。张青一直和刘鑫有着金钱关系,现在又加了一层裙带关系,他们这是要抱成一团对付刘鑫呀!倩倩,你为什么不为你爸爸考虑一下,为什么非要嫁给柳林呢?为什么要往人家的怀里钻?这不是成心和你爸作对吗?

妈,桥归桥路归路,这是两码事。柳林从不参与政治,柳燕要嫁张青时他曾经竭力地反对过,这说明他对张青有看法,所以他不可能和那些人狼狈为奸同流合污。我和柳林之间除了爱情没有别的附加因素,不带任何其它色彩。何倩辩解道。

何雄点点头说,柳林是不想参与官场的争斗,这我知道,因为组织部门向我反映过,说文联的张俊有情绪不做工作想调整一下班子,在物色候选人时我曾经找他谈过一次话,他的态度是想当专业作家而不想当什么文联主席,凭我的直觉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正格人。倩倩,既然你们已经相爱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我还是认为顺其自然为好,他离婚你就和他结合,他不离你也不要逼他,那样做有辱你的人格,是你的终究会属于你,不是你的争取也没有用。这句话中蕴含着很深的哲理,你应当明白。假如柳林不愿和刘茹离婚,你就最好撤出来,省得自寻烦恼。

爸,我明白,当初提出两人结合的是他而不是我。我爱他并不是非要嫁给他,我更不会逼他和刘茹离婚。当然了,爱情是自私的,我不可能没有上述想法,有时也激将他两句但从不为难他。总之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您放心好了。

那爸爸就放心了,作为父亲我是多么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至于你的工作爸爸很满意,不!不是我一个人满意,你妈妈也很满意,全市人民也很满意,你的节目主持得非常出色,我有意无意中听到过许多赞誉声,爸爸也为你高兴,也为自己有你这么一个出色的女儿而自豪。倩倩,好好干吧,不要骄傲自大,要谦虚谨慎,不要争强好胜,要尽心尽力,不要挤兑别人,要团结同事。这是爸爸对你的忠告。何雄语重心长地对女儿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

何倩激动地说,爸爸,谢谢您对女儿的夸奖,也谢谢您的忠告,我会尽力去做,不会辜负父母对我的期望。

何雄说,更不能辜负全市人民对你的期望。你的作风问题要收敛,与柳林不能来往过密,否则外界知道了你的名声就坏了,到那时恐怕你这个主持人也当不下去了。

何倩听了父亲的话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在这个地级市内确实不能太放肆,否则人家会把她的风流故事到处传播的,到那时自己的名声就彻底坏了。她这样想着,手机响了起来,她赶忙看电话号码,一看是柳林的手机号码心里哗地想打开一把伞,她乐道,是他的电话。她边说边打开手机盖儿,说,喂,你在哪儿?噢,好好,那我马上去。她合上手机后对父母说,他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约我了,爸妈你们继续吃,我提前走了,今天晚上我在那边住,不要等我了。说罢就起身走了。

何夫人不放心地对丈夫说,他们这样偷偷摸摸地算怎么一回事?老何,你得制止她才对。

为她操心是对的,批评她也是应该的,可你要过于干涉就不对了,自己的女儿自己应当了解,她是一个现代知识女性,她有头脑有智慧,性格又那么倔,我们是无法驾驭她,随她去吧。何雄无可奈何地对妻子说。

何夫人说,本来那个曹刚爱上她,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曹刚还是个没结过婚的小伙子,论身份论地位哪一点不如柳林?倩倩的眼睛也不知长哪儿了?

何雄笑道,曹刚是不错,他也许也爱上了倩倩,可你总不能让倩倩同时去爱两个男人吧?

柳林如果永远不离婚的话,咱们倩倩是不是要永远等下去?是不是就要永远和他保持那种不正当的关系?何夫人生气地说。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这是倩倩自己的事情,要让她自己去处理,要相信她一定能够处理好的。

何夫人长叹一口气不再说什么了。

柳林确实有两个星期没有见到何倩了,不是他不想见,而是一方面在应付刘茹,另一方面在抓紧时间完成他的电视剧本。这天晚上他原本也不想约何倩,但刘茹接了一个电话后悄悄地走了,柳林有些疑心就跟踪出来,却发现曹刚在街道一旁的小车边等着刘茹,随后两人开车扬长而去。柳林突然感到怅然若失,同时也感到愤慨,站在原地想拦车追上曹刚和刘茹看个究竟。此时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开过来,他马上拦下钻进去,当司机问他去哪儿时,他突然感到有些茫然,就想起了何倩,于是就改变主意说到丽人小区。路上他打电话给何倩,约她去丽人小区见面。

柳林最近很忙,先是陪秋月出去玩了两天,接着就和刘茹一起为妹妹柳燕操办婚礼。婚礼还没有办完他就接到了长影文学部的电话,要求和他合作,并让他把自己刚刚出版的长篇小说《官道》改编成二十集电视连续剧,彼此还通过电传签了合同,为了按期交稿他不分昼夜地伏在电脑前敲打个不停。刘茹自从撤诉之后对柳林关心备至,虽然不是发自内心但是也可以打动柳林的。她每当回到家就特别勤快,把所有的家务都揽在了自己身上,把所有的时间都让给柳林去写作,还时不时地为柳林端茶倒水,伺候得点水不露。柳林写作到深夜她就陪他到深夜,他要睡觉她就先给他倒洗脚水,然后为他铺床,而且还主动要求和他做爱,还破天荒地叫唤,仿佛她的生理器官突然有了感觉。

这一切都让柳林感到新鲜,同时也感到有点莫名其妙。是啊!按照刘茹的性格她是不会这么做的。刘茹是个缺乏热情的冷血动物,在她发现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有了不正当的关系后是不会容忍的,所以主动提出离婚且起诉到了法院,可她却突然主动撤诉,这让柳林大惑不解。柳林经过仔细分析认为刘茹一定是受了高人的指点,否则她不会主动撤诉的。那么这个指点刘茹的高人会是谁呢?柳林经过苦思冥想后断定是曹刚。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曹刚暗暗爱上了何倩,他要得到何倩就必须说服刘茹撤诉。刘茹和丈夫言归于好曹刚就可以趁虚而入,何倩一看柳林离婚无望就可能被曹刚俘虏。柳林曾经把自己的猜测告诉过何情,目的在于提醒她小心提防。他是很爱何倩的,不想别人从他手中把她抢走。他决心已下,迟早要和刘茹离婚,但不是现在,他向何倩发过誓。然而刘茹仿佛忘记了他和何倩之间发生过的事情,整天和他装模作样地有说有笑,似乎柳林成了她的宝贝舍不得丢掉。她越是这样柳林越发感到不对劲儿,他隐约之中认为刘茹的假面具背后有一种不可告人的阴谋,是什么阴谋他一时说不清。于是他就盼望着刘鑫的问题早一点解决,不管刘鑫是官居原职还是身陷囹圄都是一种结局,到那时他可以问心无愧地向刘茹提出离婚。

(未完待续)

本期校对 贾秀琴

本期编辑 李 洁

作者简介:

小说带肉(巴掌印)

王福林

王福林,男,内蒙古五原人,曾在《文学与世界》和《草原》编辑部工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文学作品有:中篇小说《良心楼》;长篇小说《荒魂》《河魂》《村魂》《凡尘》《少年吕布在五原》等十部作品。其中中篇小说《良心楼》获内蒙古“索龙嘎”文学奖。近年创作百万字的力作《女人的青春岁月》《吕布》及网络小说《土作家》《人生》等。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ibang.com/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