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政平邮收费标准查询(邮政平邮收费标准查询2022)

只因我名字里有个寒字,总是容易让人直观的认为我生在这个饱含萧条简洁的冬。我出生的江汉平原,那儿的风无遮无拦,肆意又显猖狂,不算宽阔的道路两旁伸展着行道树宽厚的枝杈,抬头间总显得些许的压抑,或许是我厌了拥挤。

那些年的冬,她还在的时候…

冬夜总是那么冷,包裹的只露得双眨巴的眼睛,楼道里的灯好像就没好过,埋着头一个劲的往前赶,生怕被落在最后出校门。其实也没多远,刚会骑车那会儿,总是羡慕那些踩着轱辘潇洒的背影,这会儿,风打在脸上像刀子刮的时候,才知道离家近是多美的一件事。

不知道是她睡觉轻,还是我的声响大了,总是我回来的时候,她都醒着,招呼我说“饭还是在水壶上垛着,赶紧吃吧”

“知道了,奶奶”

那时候家里都用的煤炉子,夜里也不熄火,不做饭的时候总放着一壶水在上面温着。每个这样的夜里,下自习回来才能有热乎的饭菜可以入口。

“暖水瓶的水,温度刚好,灌了,放被窝去”

“知道了,奶奶”

其实我很怕,滚烫的输液瓶炸开来,又更怕脚伸向床的那头,没有一点温度。今年还没来得及买暖手宝,偶尔睡不暖的夜里,还真想被子里有几个奶奶装罐的输液瓶才好。

我喜欢大言不惭的说,她还在的时候,最疼的就是我。她也爱毫不避讳的对外人讲,她没白疼我…

那天夜里,还是夏天,稀里哗啦的雨,一阵高过一阵,又是没过脚背的水, 那个鱼米水乡,大雨过后的鱼塘。灯光依旧那么昏暗,我以为老花的眼睛其实没看错,她不知道,我早就习惯了即便这样的天,也没人接的失落,包里总备着伞。

“我要是睡得着,也就不来接你了。以后要记得带伞”

“知道了,奶奶”

现在,一个人在外面生活,包里还是备着伞,有时候习惯了麻烦自己,就懒得开口为难别人。现在我倒是想,能回去在为难她,又不在有机会了…

太阳好的时候,她身体不大好了,倒总能坐上一晌午,看见有车过去,就问“是不是我孙女回来看我了?”想起来的时候又回头问“我的手机怎么好久不响了?是没费了?还是没电了?”爸爸帮她拨了电话“喂!你好久没回来看我了,我怕到时候看不到你了”

“最近有点忙,过段时间吧”

听爸爸说她最近还挺好,我就这样如实答应着,确实那段时间,也被些许不大不小的事为难了。还是后悔她还能陪我聊两句的时候我没回去,我回去的时候,她就只能听我自顾自的叨叨了…

起初还来梦里见我,现如今怕是忘了我。你不想我,我也想你。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ibang.com/4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