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接上次的文章)

十三、中国两国最残酷的厮杀

美国陆战一师已经把下碣隅里武装到了牙齿,就等着志愿军来攻击了。

在下碣隅里等待战斗的志愿军第二十军56师部队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一到晚上就按时发起了进攻。志愿军在嘹亮的冲锋号的激励下,宛如猛虎下山一般地扑向美军,他们用血肉之躯对着美帝国主义的钢铁巨兽一阵猛撞。

)"

志愿军发起冲锋

志愿军不愧为“轻步兵之王”,他们把中国军队擅长的近战和夜战发挥到了极致。

英勇的志愿军们排成有序的战斗队形,一波接着一波地向上冲锋,他们的进攻手段完全不按常理,成群结队没问题,单打独斗也敢来;有炮兵支援他们敢冲,没炮兵支援他们冲得更狠;一会儿拿着冲锋枪和美军士兵不停地对射,子弹打完了就毫不犹豫地上刺刀往前乱捅,简直是一群根本就不怕死的铁人,不对,是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死。

同样地,高傲的陆战一师士兵们根本不能接受输给装备如此低劣的中国军队,于是他们也像疯了一样地朝着志愿军的人流射出精准弹雨,重炮坦克炮加上各种轻重机枪无情地剥夺着志愿军士兵的生命,战力爆表的志愿军也成功逼出了美军王牌的真正实力。

)"

朝鲜战场上的美军士兵

志愿军子弹打光了,手榴弹扔光了,炸药包用光了,最后都不约而同地亮出明晃晃的刺刀,用人类最原始的肉搏战方式展开冷兵器拼杀。中美两国军人都混乱不堪地搅在一起,锋利的刺刀在皎洁的月光下发出阵阵寒光,混杂着涌动的鲜血和征尘,使得整个下碣隅里迸发出剧烈的颤抖。

志愿军的勇猛无畏令美国大兵们心生畏惧,在欧洲和太平洋一向横着走的他们,这次是真的害怕了。

这一天战斗间隙,一位美军战地记者询问一个正在从冻硬的罐头里挖蚕豆吃的陆战队士兵:“如果上帝能满足你一个愿望,你要他给你什么?”

那个士兵头也没抬,说出了那句很经典的回答:“给我明天吧。”

)"

朝鲜战场上的“联合国军”机枪手

下碣隅里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天亮,志愿军58师直接打到弹尽粮绝,美军也完全打疯了,最后双方只得无奈地休战,开始陷入长时间的对峙。

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部队居然打不动了!

在缺少武器弹药和粮食的情况下,加上美军装备精良,本来计划的一场砍瓜切菜般的围歼战,却无端地陷入了长久的僵持。

而且,原先以为陆战一师只有几千人,打起来才发现敌人共有30000多人,这确实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

不过,陆战一师的情况并不比志愿军好到哪里去。

)"

悲催的陆战一师士兵们

在陆战一师历任师长的军旅生涯中,史密斯获得了一项绝无仅有的特殊经历:他被武器简陋的中国军人逼到了如此地步。

同样是在那一天,第九兵团第二十七军80师和81师在接到宋时轮“敲掉美7师北极熊团”的命令后,两个师的士兵便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战斗。

“北极熊团”驻扎在新兴里,是美军精锐中的精锐,不仅武器装备精良,而且官兵们的战场经验极其丰富,战斗力更是一等一的强悍。

前一天夜晚,美军第57野战炮营和“北极熊团”第3营就在长津湖口遭到重创,两支部队几乎被打残,志愿军顺利地占领了1221高地。

但到了当天上午,美军就又在空军支援下就对志愿军展开了一波强势反扑,致使志愿军损失惨重,美军重新夺回了1221高地。

)"

志愿军向高地冲锋

美军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因此特地飞抵“北极熊团”驻守的新兴里鼓舞士气,并称“相信第31团级战斗队有足够的兵力开始向北进攻,并能顺利击溃他们所遇到的任何中国志愿军。”

但现在的美军“北极熊团”官兵们心里都清楚得很,现在这种战况全团弟兄能活着撤回下碣隅里已是万幸,您军长大人还希望我们继续北上?

当天晚上,志愿军投入3个团的兵力继续进攻。此战从28日晚上一直打到29日晚上,长津湖湖口又见证了一场极其惨烈的大厮杀,在志愿军的轮番猛攻之下,新兴里的美军阵地越缩越小,志愿军在美军压倒性的火力下也损失严重。战罢,参与进攻的238团和239团一共只剩下不到600名士兵。

下碣隅里的对峙还没有结束,29号上午,史密斯又命令部队把进攻的矛头指向陆战一师先头部队南撤的必经之路——位于下碣隅里东南侧的小高岭。

)"

夜幕下的志愿军阻击部队

而志愿军在小高岭阻击美军的阵地早就搭建好了,一个排的士兵冒着严寒咬紧牙关在那里坚守,他们心里深知,一个排的兵力完全阻挡住陆战一师的进攻是完全不可能的,但他们会尽自己最大努力迟滞美军的行动。

所有战士身上除了三个土豆,到处都绑满了手榴弹和弹药。

这支阻击部队的指挥官,则是一个流传至今且十分响亮的名字——杨根思。

那时的杨根思是第二十军58师172团三连连长。

当天上午,美军的狂轰滥炸就开始在小高岭阵地上演了,美军飞机呼啸着分成好几个攻击波次疯狂投弹,凝固汽油弹把小高岭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一阵猛烈的轰炸过后,地面上的美军步兵也以坦克为先导发起集团冲锋。

)"

朝鲜战争的美国飞机

在美军冲到距离小高岭阵地几十米时,杨根思突然命令士兵开火,手榴弹也从各个方向向美军扔过去。美军没有想到在经历了那么凶残的轰炸炮击之后,这片土地上居然还有活着的中国军人!

他们觉得这完全是违反常识的,这片土地上怎么还会有生命存在?!

在战士们的顽强抵抗之下,美军的强势进攻一次又一次地被击退。美军的炮火倾袭和炸弹洗地令杨根思没有丝毫畏惧,他沉着冷静地带领士兵们用轻机枪,手榴弹,爆破筒和炸药包与美军杀得难解难分。等到美军冲到战壕前,战士们就一拥而上,和美军陷入速战速决的白刃战

就这样,杨根思率领一个排的战士在小高岭经历了一个腥风血雨的上午,在连续打退了美军的八次进攻后,全排战士伤亡大半,自己和团部也失去了联系。

)"

志愿军阻击阵地

杨根思让剩下的战士们跑步回到团部,向首长汇报战况,自己则留下来断后。

战友们离开后,看着眼前尸山血海的战场和烈士们被打烂轰碎的尸体,杨根思下定了一个决心。

上午十点钟,美军陆战一师才开始发起又一轮进攻。

但当全副武装的美军士兵们小心翼翼地踏上中国军队的阵地时,阵地上一片寂静,好像根本就没人存在过。美军士兵们没有遇到密如蝗群的防御火力,也没有遇到接连爆炸的手榴弹雨,一切都是那样寂静。此情此景不妨让美军士兵觉得:中国士兵们都已经全部阵亡。

于是,终于松了一口气的美军士兵们冲上山头,竖起了一面美军陆战一师军旗。

)"

杨根思抱着炸药包冲向美军

正当美军士兵们准备宣告胜利时,一个十分矫健的身影突然从雪地里出现。

那人穿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军装,手臂里夹着一个巨大的炸药包,正眼神坚定地朝着美军士兵们猛扑过来。

中国军队的阵地上居然还有人活着!

在场所有美军全都惊呆了,他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惊讶地连枪都端不起来了,更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中国士兵会抱着炸药包就往前冲。

“他们难道完全不怕死吗?!”

随着一声巨响,冲上阵地的四十多名美军全被炸烂轰碎了,同时被炸烂轰碎的还有刚插上不久的陆战一师军旗,还有那位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年轻中国士兵。

1950年11月2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军58师172团3连连长杨根思英勇牺牲。

)"

杨根思烈士

“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这句响亮的口号至今还在以杨根思的名字命名的连队里流传着。

英勇的杨根思同志永垂不朽!

“北极熊团”无法突出重围急坏了阿尔蒙德,他当即命令下碣隅里的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派兵救援。狡猾得像只狐狸的史密斯一听就觉得这“简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任务”。

史密斯觉得不可能是当然的,因为下碣隅里通向新兴里的所有外围阵地现在全在中国人手里。

从这一刻开始,美7师“北极熊团”就已经注定了被全歼的命运了。

)"

撤退中的美军

11月30日,北极熊团的末日终于来临了。

第二十七军两个师在副军长詹大南的指挥下,将所有炮兵部队的炮弹都砸向了“北极熊团”,困兽犹斗的“北极熊团”在缺少空军支援的情况下,光靠阿尔蒙德给他们画的大饼,显然是无法阻挡志愿军的猛烈攻势的。

在经过一番激烈战斗之后,志愿军在新兴里东南方向直接撕开了一道口子,后续部队一拥而上,攻入新兴里纵深地带,与“北极熊团”的士兵们短兵相接,死战不退。

“北极熊团”被彻底打乱,美军士兵们对志愿军的作战手段完全没有办法,最后不可避免地走向全军覆没。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团旗被志愿军缴获后,居然阴差阳错地被炊事员拿进厨房当了蒸笼布。九兵团的参谋在得知这件事后,立马从炊事班长手里把“北极熊团”团旗给抢了回来。

)"

北极熊团团旗

新兴里一战,志愿军80师和81师五个团付出了惨重代价,战斗伤亡加上冻死冻伤的士兵竟高达10000人。

十四、长津湖之殇

就在这个时候,在朝鲜西线战场上的美国第八集团军在清川江战斗中被迫全线撤退,“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命令美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率领所部撤退到兴南港,以图增援那时已精疲力竭并快速撤向38线的美国第八集团军。

随后,此项命令又由陆战一师史密斯师长转达给了正在柳潭里和中国军队鏖战的5团和7团。

然而,面对渐入劣势的险境以及“北极熊团”被不幸全歼,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始终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他爆粗口地对士兵们宣称道:“撤退个屁!我们不是在撤退,我们只是在另一个方向上进攻!”

所有美军士兵们都明白,这只是史密斯的美好幻想而已。士兵们都能感受到长津湖地区弥漫着的充满死亡和绝望的冰冷氛围,大家连呼吸都感到十分急促。

)"

美军队伍

直到12月4日,柳潭里的陆战一师两个团才气喘吁吁地赶到下碣隅里和史密斯汇合,在志愿军沿途不断地围追堵截之下,不到25公里的路途他们居然走了三天,每天的进展还不到十公里。不少美军士兵目光已经呆滞,而且眼神也是失魂落魄。

虽然柳潭里和下碣隅里的美军顺利地合兵一处,但史密斯明白现在还远远没有脱离危险,目前的他别无选择,只能带着这些狼狈不堪的部队掉头撤离。要不然,冰天雪地的长津湖便会见证陆战一师最后一个夜晚。

美军的大撤退正式开始了。

经历了酷寒气候下这么多天没完没了的煎熬,美军士兵们早就想要逃离这片该死的战场。他们在撤退的头一天就集中所有炮火,朝着下碣隅里周围的高地上一通猛烈轰击,硬是撕开了一条逃生之路。然后他们把所有能带走的物资全部装车带走,不能带走的直接用炸药炸毁,打算一点儿也不留给饥肠辘辘的志愿军。

)"

长津湖战场的美军士兵

本来想靠着缴获物资改善伙食的志愿军万分遗憾,看来又得空着肚子去追击美军了。

在零下四十多度的酷寒中,被志愿军无休止的战术袭击搞得心力憔悴的美国大兵们垂头丧气地开始了撤退,已经完全没有了世界头号军事强国士兵应有的生气。从未这么窝囊过的士兵们排成一条无精打采的长龙,在北朝鲜这该死的鬼天气下缓慢地蠕动着。

此时此刻的他们在想着什么呢?想着故土的亲朋好友,想着丰盛的烤火鸡晚餐,想着能快点撤退,想着今后再也不要回到这个鬼地方……总之,这里没有人希望和志愿军接着打下去。

史密斯望着撤下来的士兵们那一个个目光呆滞的表情,瞬间明白了这一路上志愿军反复的追击围堵对他们造成的心理压力有多大。

同时,阿尔蒙德也在无休止地催促着史密斯赶紧前进,带领陆战一师迅速撤往兴南。

他们的必经之路就是位于古土里以南的水门桥。

)"

水门桥具体位置

就在刚才,史密斯收到了一条雪上加霜的消息:水门桥再度被志愿军炸毁。

修桥的工兵早就在工作中了,史密斯十分明白,长津湖一刻也不能久留了,必须全速南撤——这才是目前唯一的生路,否则全军覆没的危险不会消失。

随后史密斯向工兵部队下达了死命令:水门桥必须要在24小时内修好!

之前被志愿军炸了两次,但是由于爆炸装置简陋,志愿军工兵仅仅只是炸毁了桥面,结果美军工兵每次都以一种极高的效率迅速铺好了临时桥梁。

志愿军仍不死心,宋时轮也下了死命令,为了彻底歼灭陆战一师就要防止他们南撤,而为了防止他们南撤,水门桥就必须要炸掉。

接到命令的志愿军吸取了前两次的教训,第三次炸桥历尽千辛万苦成功地把桥基给炸塌了,觉得这下子美军绝对黔驴技穷。

)"

被炸断的水门桥

水门桥是美军目前唯一能逃出生天的希望,这唯一的希望也彻底被志愿军生生掐断。

接下来,就要上演志愿军全方位立体式的追击围堵了。

哪怕敌人的后方支援远胜于我方,哪怕志愿军们正在忍受着严寒和饥饿的煎熬,也绝不能让陆战一师跑掉!就算你们要逃脱,中国军队也一定要让你们付出最大的代价!

于是,这群解放战争时期在华东平原作战的士兵们迈开自己的脚步,发挥着自己极强的行军速度,向美军陆战一师发动追击。第九兵团的将士们蜂拥而上,大家一刻不停,一分不睡,分秒必争地拼命向前奔跑着。

追击!追击!勇猛追击!你们这些美帝野心狼,侵犯人家的领土还杀死了我们那么多的战友,怎能让你们轻易脱逃!

志愿军们采用多路多层的队形战术,以尾部追击、平行追击、迂回截击和超越拦截等追击方式,使出最后的力量向美军直扑过去,双方在下碣隅里到水门桥的公路上、山谷里展开了一系列的遭遇战。

)"

志愿军对美军围堵

志愿军从陆战一师的四面八方射出密集弹雨,美国大兵们四处开枪还击,他们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摆脱这些作战意志极为顽强的中国军人,但有一点他们相信,中国军队真如传说中一样,简直像是一个如影随形的幽灵。

于是,美军歇斯底里地呼叫空中支援,位于兴南港的舰载攻击机全部起飞,就算是用炸弹轰炸,他们也要在山谷之中为陆战一师炸出一条生路。

但是美国人各种方法都试过了,仍然无法阻止中国军队停止进攻。

美军士兵惊慌失措,他们在心里反复地问着自己:难道我们引以为傲的精锐部队真要在这里成为历史名词吗?

麦克阿瑟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并不会。

接下来美国人的操作让志愿军大开了眼界。

陆战一师情况危急,美第十军指挥部直接给东京发电报,让他们迅速运送一座可拆卸的钢制桥梁过来。

然后,美国从日本三菱重工空运来了8套每套重达1吨多的M2型钢制桥梁组件,然后只用了不到两天时间就又在悬崖峭壁间搭建起了一座载重50吨的钢制桥梁,等待着陆战一师主力部队。不得不说,七十年前美军的现场后勤运输能力就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真是令人感到既惊叹又无奈。

)"

铺上钢制桥梁的水门桥

为了能保住陆战一师这支“美利坚之剑”,美国人也真是视金钱如废纸。

这下子,史密斯终于松了一口气,而宋时轮的脸上顿时愁容满面。

水门桥的再次通车令全机械化的美军终于看到了希望,志愿军此时也渐渐因为弹药不足,进攻渐渐减弱。

最后,被中国人折磨得失魂落魄的陆战一师在机械化优势的帮助之下,终于离开了这个很多年后仍然令他们心有余悸的长津湖。

1950年12月24日,这一天是西方国家的平安夜,但这一天对美军来讲并不平安,原本计划在圣诞节前收工回家的美军,正在朝鲜兴南港经历着他们多年以后仍旧难以启齿的大撤退。

历时一个月的长津湖战役终于结束了,这场战斗都双方来讲都是无休止的煎熬。

长津湖之战,以美国陆战一师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和“北极熊团”被全歼而宣告结束,美军此战阵亡受伤一共近18000人,陆战一师还有7000人冻伤。中国人民志愿军彻底粉碎了麦克阿瑟“圣诞节前结束战争”的狂妄叫嚣。

)"

冰雕连

由于第九兵团的御寒冬装在长津湖战役期间仍未发配完毕,导致第九兵团战后冻死者达到了4000余人,冻伤更是达到了惊人的29000人!全兵团伤亡达到了惊人的50000人,而且有相当一部分是冻死冻伤的非战斗减员。令人声泪俱下的是,担任阻击撤退的陆战一师任务的59师177团6连、60师180团2连、27军81师242团5连,成建制地被冰天雪地冻成了雕像,世人称呼他们为“冰雕连”。

当时在27军担任营教导员、后来成为国防部长的迟浩田将军回忆长津湖战役道:“战斗结束后,我是全营唯一一个没有冻伤的。”

这是一场双方损失都很惨重的战役,更是一场双方士兵在多年以后不忍提及的艰苦战役。

在世界战争史上,强大的一方之所以输给弱小的一方,往往就是因为强大的一方总想着自己应该如何去打赢,而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自己有可能是会输的。

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没有想到中国军人会主动围歼美军,没有想到一个最精锐的团级单位被全歼,他更没有想到这群衣衫单薄如农民一般的中国军队竟会将“美利坚之剑”陆战一师逼至如此绝境。

古人云:骄兵必败。

)"

长津湖战役之后的惨状

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后来评价长津湖战役,说:“长津湖战役的艰苦程度超过了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

而参战的美军指挥官们则惊魂未定:“如果中国军队有很保暖的御寒衣物和充足的装备给养,陆战一师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长津湖。”

长津湖战役结束四个月后,美国总统杜鲁门解除了麦克阿瑟“联合国军总司令”的职务,转而由李奇微担任此职。

麦克阿瑟回国后,竟在华盛顿收到了众星拱月般的欢迎,美国民众们纷纷走上街头为这位战功卓著的将军摇旗呐喊,人们甚至为他被撤职向杜鲁门总统抱不平,都嚷嚷着叫杜鲁门收回成命。

1951年4月19日,麦克阿瑟发表著名演说——《老兵不死》。并在演讲过程中说出了那句带有些无奈的名言:老兵不死,只有凋零。

)"

美军士兵

这句话充满了无奈。

1952年9月,宋时轮率领第九兵团从朝鲜回国。当宋时轮的车行驶至鸭绿江边时,他立即要求司机停车,下车后向长津湖方向伫立良久,然后他脱下军帽深深鞠了一躬。

当他缓缓地抬起头时,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长津湖战役,中国人打出了民族尊严,也让全世界认识到了一个崭新的军事强国。站立起来的中国人从此昭告天下:我们再也不是过去那个任人欺负的“东亚病夫”了。

(未完待续)

《朝鲜烽火》系列为连载战史纪实文学,各位读者如果喜欢请点赞关注,或打赏~,也可点开小编头像阅读其他已发布的章节!

本文除历史史实论述外,均为作者原创,请勿抄袭。本文除了历史事实外还有文学渲染,不喜勿喷哦。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ibang.com/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