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泰剧怎么用,泰剧小说去哪看?

摘录于~~天府泰剧字幕组

第二十六章 回归

“是你把这些照片给我哥的是吗?”恼怒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郊区租房。

“您先冷静下来,Mek先生。”

“你挺能的啊,Big!你知道我哥为了忘记这些事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吗?”喊闹的声音并没有停下,当知道有人一直给哥哥送旧情人Kinn的近况照片之后,Mek非常生气。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但是哥哥内心的创伤应该并没有痊愈,每次看见哥哥因为那个和自己小学时期就认识以及成为哥哥初恋的男人而哭泣时,Mek都觉得非常心痛。

“Mek先生···如果您真的想帮Tawan先生,您不是应该让Kinn少爷对Tawan先生回心转意的吗?”

“···”

“我知道你也喜欢Kinn,Big。你为什么还要把我哥卷进来。”

“冷静点Mek哥,有什么就好好说。”一个低沉的声音对Mek说道。Mek猛地扫了一眼一脸轻松抽着烟的高个子。

“你有病。”Mek吼了回去,丝毫不顾及一旁站成一排的手下们。

“那我和你的哥哥并没什么两样···哼。”细长的嘴唇露出一抹笑容,这让Mek更加的恼火。

“我告诉你们,不要来烦我哥。”

“Mek哥要不要先问问Tawan哥的意见?他想让Kinn哥回到他的身边···我想得到Porsche,这不是一举两得吗?”高个子微微耸了耸肩,Mek看着两人,嘴里骂着难听的字眼,一个是好朋友的手下,一个是···随时都会咬人的毒蛇,他知道这两个人背地里都在干什么坏事,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提醒自己的朋友···

“那Mek先生回去考虑考虑吧。”Mek一脚把沙发踢飞,这家主人的手下想上前制止但是被他们的主人给拦住了。Mek黑着一张脸从那座房子出来后上了自己的车,无法抑制般的将怒气撒在方向盘上。

不一会儿,从国外打来的长途电话便响了起来。

“哥。”Mek试图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一些。

[你去找他了是吗?]

“我刚出来。”

[你得帮我,Mek。]

“但事情应该结束了。”

[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

“但是哥···我不想让你在那种腐烂的圈子里继续待着了。”

[你必须帮我,如果你不肯帮的话,那我只能亲自动手了。]

“···那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现在。]

···

-KINN-

“Porsche···Porsche···Porsche!”我最后一声拔高音量,想唤醒在沙发上愣神的Porsche,他惊了一下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继续专心处理眼前的文件。

“怎么?”他回答的时候并没有看我。

“···我要下去吃饭,你要弄完再去还是现在去?”我看着他有些害羞的动作笑着问道,他这样不和我亲近已经两三天了,因为他没有办法接受那天喝酒醉帮我 口 的事实,不过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但我非常喜欢!呵呵。

“你先去吧,我得先把这个月的账单算一下,你爸急着要呢。”我点点头,一边观察着他。那个我以前认识的Porsche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现在的Porsche很会撒娇,总是把我搞得心潮澎湃,他变得可爱极了,可爱到我都怀疑人生。我不是不知道他对我的感情已经改变,但我很高兴能让他这样的人更加地了解我。

但同时也让我有些为难···

“Kinn,去年的账单还在吗?这文件要引用。”他指着报告,我站起身把Porsche手里文件拿起来看。虽然今天是周三,他并不用工作,但我还是要求他每天待在这里,他也没有说什么,甚至还帮我整理文件,和平时工作的样子没有什么区别。

“19年的文件,在办公室呢。你看看我抽屉里那个旧手机里的文件夹,应该是有的,我之前让Big帮我扫描过。”Porsche点点头,我低下头在他的头发上印下一个吻,他便立马躲开,我回他一个笑容后走出房间,他骂我的声音响在身后。Porsche还是那个Porsche,死鸭子嘴硬,总是一副暴躁的模样,好像从来不会妥协但也从没有拒绝过我。

“怎么,回家回得挺勤啊。”我对着正把饭菜塞进嘴里的弟弟说道,现在是晚饭时间,大家都来齐了——还有父亲以及Khun。

“呵呵···还不是因为家里的东西吸引人嘛。”Khun替Kim答道,Kim立即转过头看他。

“什么意思。”我一边问一边将食物装进盘子里。

“我不想说的···但事实就是这样啊。”Khun拍了一下桌子之后凑过来,我放下勺子认真听着,“Kim之所以会经常回家,还不是因为,呃···!!混蛋!”Khun的话还没有说完,Kim便把生菜塞进了他的嘴里,堵住了他的嘴。

“安静!!没看见爸在这儿吗!如果你非得讲我的事,那我也把你那些破事抖出来,要不要?”Kim勒住Khun的头并且用手紧紧捂住了对方的嘴,我和父亲一脸懵圈的看着两人。

“放开我!”Tankhun挣扎着,我看着他俩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认真吃饭。

“别闹了!赶紧吃饭。”父亲语气严肃,Kim慢慢将手放开然后指着Khun让他不要多事。

“笨蛋!”Khun也没好气地骂Kim道。

“一点儿也不成熟,这样我怎么敢把事业交给你们?”父亲一边说着一边紧皱着眉头。

“唉,又提这件事。船到桥头自然直嘛。”Khun立马反驳道。

“那这要等到什么时候,你也老大不小了,Khun。工作上的事你都做不好···亏你还是这个家族的人。你要自己找媳妇还是爸给你安排?”

吸溜!

“咳,咳···”父亲刚一说完,正要喝水的Khun便呛到了,差点喷Kim一脸。

“什么啊,爸说到找媳妇咯,找媳妇,你有必要呛到嘛,哈哈。”Kim一脸开玩笑似的说道,我开始有些怀疑,Kim是知道了Khun的什么事才会这么兴奋,心里盘算着什么呢。

“咳···爸,我还没准备好呢。Kinn或者Kim都行啊,给他们举行包办婚姻。”Khun立马把话茬转到我和Kim身上,我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没一会儿父亲便将视线转移到我身上,让我汗毛直竖,妈的Khun,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能从他俩身上看到啥希望呢···”父亲一边说一边叹气,他知道我和Kim的性取向,虽然不能接受但是也没有反对,应该说他尽量不掺合这事,但我知道他挺失望的···

“还是要有点希望的,爸。你看Kinn又帅又有魅力,生下的孩子一定很可爱的,呵呵。”Khun边说边捏住我的脸颊捏来捏去。

“Khun!”我没好气地拍掉他的手。

“唉~好吧,说起这件事也好。你有这样的性取向,爸也没什么意见。自从你和Tawan在一起之后,爸虽然失望但也在努力接受。”我转过去看父亲,他脸上显露出犹豫的神色。我慢慢低下头看着盘里的饭菜,不敢与他对视,“但···做什么事情之前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不要太明目张胆了,在家里抱着就亲,不怕被人看到不好吗?”我顿了顿,整个桌子的人都停下了动作不约而同地看向我,父亲刚才说的应该是三天前我在家里和Porsche求和···

“实际上爸也不想提这件事的,我想就这样让它过去算了。但你怎么能确定别人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

“真的吗Kinn?”Kim苍白着脸问我。

“对不起。”好吧我承认。其实我也没想过要否认,既然敢做就要敢担当,但我明明很小心了。

“其实被别人看到觉得不好只是一部分,但你确定你是认真的吗···”我瞥了一眼父亲,内心思索着怎么回答才好。

“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逃避了认真与否的话题,因为我也不是很确定。

“行吧···好好想想。我不想再看到你和Tawan分手那次那么痛苦,也不想让你把别人看作是Tawan的替代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抬起头朝父亲点了点头,对于这件事我觉得很为难,我知道身边的人一直都知道Porsche的事,就算从来没有和谁提到过,但每天几乎24小时都待在一起,就算不说也会知道的吧。

“好啦,吃饭。爸您多吃点,年纪越大越爱唠叨。”Tankhun试图转移话题。Khun和Kim应该大概能猜到现在的情况,他们只是有些后知后觉但还不至于到什么也不知道的地步。

“嗯嗯,我已经对你们三个人不抱有任何希望了。”父亲语气里充满了气馁。

“什么事啊,爸?”Kim问道。

“我孙子的事啊···Khun也是疯疯癫癫的,这个样子怎么找得到媳妇,你说我把遗产都捐给寺庙做功德,会不会好一些?”

“开玩笑呢,吃饭吧。到时候给您找个代孕。”Khun笑着说道。

“嗯,我放弃···”虽然没再提那件事,但是气氛还是很压抑。话题到此就结束了,大家各吃各的。我有些吃不下,脑子一直在想父亲刚才说的,不想再看到我和Tawan在一起时那样痛苦···那一次我可能真的糟透了,糟糕到不再相信爱情也不想再为谁付出真心···

“别多想了Kinn。”Kim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

“也不知道爸怎么会突然提到那个神经病。”Tankhun放下勺子一脸不爽,他说的那个神经病指的应该是Tawan,自从我和他分手之后,Khun和Kim都很恨Tawan,替我狠狠说了他好几月的坏话。

“你别再提他了行不?”Kim转过去骂Khun,父亲已经吃好饭离桌了。

“那啥,别再让我遇见他,不然我杀了他丫的!”Khun十分动怒。我承认,听到他名字时内心还是会有波动,就算只是见到旧情人的弟弟Mek,那种感觉仿佛让我回到了忍受痛苦与煎熬的那段时光。

“我先回房间了。”我和担忧地看着我的俩人道了别。不过,自从遇见Porsche以后,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Tawan的事情了,他闯进了我的生活,让我忘却了其他事,可越到后面,越对Porsche心动,那曾经给予给Tawan的感觉就越是翻涌而来。

吱呀,我打开门走进自己的房间,当听到某个声音回响在屋里的时候,我的脚步停了下来。

‘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嘛,好不好,好不好?我想听你说嘛。’

‘不要啦。’

‘···每次都是这样。’

‘别生气啊,那好吧。天空拥有太阳,但我的身边拥有你,怎么样?哈哈。’

‘略,要吐啦。’

我愣在原地,我清晰地记得这曾经的对话,等反应过来时,我便快步走过去从静静站在原地的Porsche手中夺过了手机。

“噢···不是这部手机···是另一部。”我赶紧走过去拿起另一部装有文件的手机。

“···”他愣在原地片刻,然后用一种很难受的语气说道,“哦···我看抽屉里有两部手机,我不知道是哪一部。”Porsche赶紧接过另一部手机,但并没有看我。

“你下去吃饭然后休息一下吧,明天再弄。”我连忙把一切话题结束,Porsche的脸色不是很好,只是点点头然后把堆在沙发旁茶几上的文件收好,和我说了再见就离开了,看他走出去后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看着从Porsche手里夺过的手机,慢慢窝进沙发里,我都忘了我把这手机放在抽屉里,里面还存着当时我和Tawan在一起时的那些回忆,我和他分手到现在,时间过去一年多之久。每当我想起他的脸庞时,我都很心痛。我们结束了三年的情感,而且结束得很不漂亮,我们彼此都很痛。我试图忘记发生过的一切事情,我沉浸在过去已经很久了,毕竟Tawan是我最爱的人但同样也是伤害我最深的人···

我变成了一个害怕认真的人,害怕开始,害怕爱情,因为我被曾经最最信任的人背叛,我们在一起时,自始至终都有个第三者。我变成了一个只会一味相信的傻子,坚守着可笑的爱情,最后,一切因为愚蠢的迷恋而崩塌,我以为那次的爱情是美好的,可那终究不过是一个傻子的一厢情愿罢了。

我断绝了一切有关Tawan的联系方式,即便我很明白他有多努力在挽回,但那时候我根本没有办法面对他,这也是我频繁换性伴侣的原因,就是为了将他从我脑海中剔除。我从其他人那里寻找所谓的幸福,从没想过要与谁沉沦,就好像我在试图慢慢将他从我内心铲除。

我似乎真的能够做到···最近和Porsche在一起的时候,我仿佛坠入爱河一般春心荡漾、心跳加速,但同时,恐惧害怕的情绪也会时不时地冲进我的内心。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无可救药爱上了Porsche,就像我爱上Tawan那时候一样,我想,同样令我心碎的情况还会再次发生,我便必须再次忍受煎熬,我真的很害怕那种感觉。

我很清楚这一段时间以来我陷得多深,我每时每刻都想抱他、想亲他、想见他。可总别类的情感掺杂其中,就好像我在曾经那段认真的感情中得到了教训。这两个星期以来,就算我多么努力地去控制我的内心,但Porsche却让我更加沦陷,如果我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变得比现在更加的糟糕。

我点开视频让它继续播放,画面中的我和Tawan笑得一脸幸福,昔日的记忆在脑海中不断地重现,这几日的那些感觉都慢慢流淌而来,我不再对谁认真的原因之一,除了从之前的感情中得到教训之外,我还很害怕自己会不自觉地把某人当成Tawan的替代品。

Porsche喜欢去的那家日料店,我忘了Tawan也很喜欢。我没有想过要把Porsche作为谁的替代品,我只是突然忘记了,忘记那家店也曾是我和Tawan喜欢的一家店,可这好像在强调我把Porsche当做了替代品, Porsche和之前的那些人不一样,可时间越久,他身上那些改变了的东西却更勾起我往事的诸多回忆。

爱撒娇、有点小欠揍、可爱,这些画面全部汹涌而来···

Porsche虽然表面看起来很强硬但是他的内心同样很柔弱···

我害怕的有两件事,我害怕在无可救药爱上他的时候,相同的背叛会再次发生。

我害怕我对他的感情仅仅只是因为我把他当作Tawan的替代品。

我看着这几乎关机了一年之久的手机,滑着屏幕,看到照片、视频以及那时候的消息,我阴郁地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发生的事。我花了很长时间去想这些蜂拥而来的想法,直到想到疲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睡着了··

我早晨醒来,身体疲惫不堪。昨晚我在沙发上睡着了,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是早晨八点,我突然想起某个人,平时我们每晚都会睡在一起,我这样突然消失不见他会不会怎么样··

Line

Porsche

我和我弟睡。

他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给我发了消息,我闭上眼睛,头疲倦的靠在沙发上,然后快速地回了他消息。

KINN

抱歉,我不小心睡着了。

没几分钟,我的消息显示已读,Porsche也发来了新消息。

Porsche

我已经到学校了。

KINN

好快,怎么去的?

Porsche

Tem来接我,我有考试,所以过来准备。

KINN

OK。

我退出了和Porsche的对话框然后进到99+的朋友聊天群里。Tae、Time和Mew从昨晚开始就不知道在聊些什么,我慢慢地看着每条消息然后惊出一声卧槽,今天是初中同学聚会啊!我给忘得一干二净了!!群里有在讨论要穿的衣服和吃饭地点,我想了想要不要去,然后发送消息。

KINN

我不去可以吗?我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TIME

什么叫不去,必须去,我们都讨论了一个月了。

KINN

懒得去。

TAE

只是去吃个饭而已。

MEW

我也懒得去,如果Kinn不去那我也不去了。

TIME

你看看!你们俩必须去,Sun那小子特别想见我们,我都答应他了。

TAE

我都把店订好了,混蛋!

我厌烦地翻了个白眼,最后还是得妥协去参加这个突如其来的聚会,这次聚会并不是什么很正式的聚会,只是同班的同学们约好一起吃个饭这么简单而已,同学们都谈论了一个多月了,是我自己给忘了。

我在沙发上躺了几分钟,今天的课还早,还有时间能再睡一会儿,我在Line的群里聊了一会儿然后打开了我八百年没有打开过的脸书

我慢慢地看着动态,当看到Porsche Pachara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下意识的顿了顿,上个星期我加了他的脸书好友但是他的动态和我一样并没有多少,但是消息提示他给他的好朋友Tem的动态评论了。

Porsche Pachara 评论了该帖子

Tem Taran

要不死了心吧?把一切都忘记···心情——难过

评论

Porsche Pachara 你难过什么呢?

Tem Taran 你管我!!!

Porsche Pachara 嗷 找抽了是不是?

Tem Taran 我的生活充满了悲伤 潦倒的时候朋友还要来落井下石

Jom jukkrit 喂!!

Tem Taran 整个心都痛死了,为什么还要忍着

Porsche Pachara 还要重来几次 狠心的人

Tem Taran 心痛得都快死掉了,还是没有办法失去你~

Porsche Pachara 后面怎么唱?我不会唱啊

Jom jukkrit 你俩都失恋了?还不是因为你们混蛋,不管怎样说都忍一忍吧

Porsche Pachara 禽兽!!

Tem Taran 去死一死吧你Jom

Jom jukkrit 什么鬼,我是来安慰的好不?你就想想他该死的时候,就能死心了

Tem Taran 该死的可爱

Porsche Pachara 该死的可爱

Jom jukkrit 打住

看着他给朋友的评论我有些忍俊不禁,看到这样的他我更应该把自己的感觉弄清楚,我不是不知道他对我是什么感觉,他可能是喜欢我的,我不是自恋,但是他的行为和表现能让我清楚的感觉得到,但像我说的那样,我想明白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他,而不是把他当作谁的替代品,我也想让自己确信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开始新的感情。

但现在我还不知道我的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有Porsche在我身边让我感觉好到了极致,他不是我的菜,但却让我慢慢沦陷。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我居然无法确定自己的感情,但是请给我一点时间,如果我真的意识到自己只是和他玩玩,我就不会再继续陷下去,但如果我是真的喜欢他我也做好了准备···

我按时去了学校上课,下午回到家便赶紧换好衣服准备去参加同学聚会。今天Porsche和我请了假,他还要在学校待很久,因为他要为学院参加柔道比赛,我也同意了。跟着我一起走的手下就换成了Big以及另外几个。

这次的同学聚会在Tae家族的酒店顶楼举办,多年没见的同学们相谈甚欢,桌上的人比较多,除了自己的同学之外,其它班的关系比较好的也都来了,甚至还带了自己的对象,互相介绍认识、炫耀。我读的是男校,同学带来的对象有男的也有女的。

“嗷,Mek你从英国回来了?”我的好几个同学高兴地对刚到来一脸笑容的Mek道。

“Sun邀请我来的,我也是昨天才知道。”Mek走到桌前,好像在找位置,而我朝他点点头表示已经打过招呼。

“先坐下,坐Kinn旁边也行,来来。”整桌的人对Mek的到来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可能是因为他高三毕业之后就去了英国念书而且也不怎么回国的缘故,我有些为难地叹了口气,他也是其中一个让我觉得内心十分纠结的原因。Mek是Tawan的弟弟,Tawan比我年长三岁,以前我们关系非常好,Mek从小学到高三一直都和我在一块,但因为和Tawan分手的事我们倆也不得不分道扬镳。

Mek觉得是我的错,因为我抛弃了Tawan。我也没有机会去解释,很少人知道我和Tawan之间发生了什么。当然,Time、Tae、Mew以及Khun和Kim是知道的,而且我也知道Tawan肯定也没和自己的弟弟说过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不管到哪儿,Mek对我总是没有一副好脸色,朋友之间的关系也坏到了时不时要打起来的地步··

“你怎么样?都不请我来的。”

“我也是早上才想起来的。”我试图摆出最正常的样子,事实上事情也过去好一阵子了,我自己也很努力在忘记并且处理好自己的情绪。

“你什么时候回英国?”Tae皱着眉头问道,表情不是很好。

“怎么,我碍你们眼了?”Mek露出一抹笑容给Tae,Time则是盯着我和Mek。

“没···只是问问。”Tae耸耸肩一副轻松架势,在知道Tawan的事情,并且还知道Mek总是在学校找我茬之后就很不高兴的样子。

“可能还要一段时间,还有事情要处理。”Mek一边说一边看Tae。

“什么事情。”Tae回问道。

“嗬!有时间关心我的事,不如关心关心你老攻吧?和别人共用一个东西,小心染上什么病。”Mek讽刺Tae道。

“混蛋Mek!你这张嘴还是留着吃饭吧。”Time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其他人都被吓到了,一时间气氛突然变得安静。

“哎呀你们真是的,多久才见一次呢,有话好好说嘛···没什么没什么,大家继续吃。”说这话的是我另一个朋友,他们转移了话题缓解这紧张的气氛,然后请Tae和Time去阳台拍照,不用和Mek继续吵下去。

“今天你那个最爱的保镖没跟着来吗?”Mek突然问道,我扫了他一眼,然后透过玻璃窗盯着坐在外面的Big那群人。

“谁?”我问道。

“嗷!Porsche啊,平时到哪儿都见你带着他。”我有些不放心地看着Mek,虽然他们见过几次面,但我还是有些奇怪为什么Mek知道Porsche的名字,不就见过几次面而已,为什么要这么针对他。

“他没空。”我实话实说,Mek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诡异地看着我。压抑的感觉又来了,明明我已经很努力在克制。

我们继续吃着饭,Mek似乎也没有再故意找我的茬,但还是时不时地呛Time和Tae几句。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但是我努力不去在意,没过一会Mek便起身去打电话,消失了好一会儿。

“Kinn···”Mew戳戳我的手臂让我往后看,脸上的表情和Time、Tae一样震惊。

“大家,这是我哥,来和大家一起吃饭哦。”我顺着大家的眼神望去,看到来人的瞬间我的心猛然一抽,整个身体也僵住了。

“我去···”Tae小声道,那张熟悉的脸露出悲伤的眼神看着我,愣在原地仿佛不知所措,Mek推了他一把,让那人坐到我身旁。

“Tawan···”我轻声道,他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给我,我甚至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他就站在我的面前,种种感觉不停地涌入心头,一年多没见的脸庞以及内心的伤再次被挖掘出来。

“Kinn···你还好吗?”有着可爱脸庞的他鼓着勇气有些害怕地问道,我还是很震惊,呆在原地,就好像有什么话堵在了喉咙,让我没法说出那句‘他怎么来了’?

“···”

“我哥问你呢,你好歹回一下啊。”Mek的话把我拉回了现实,我扫了一眼身边的人,然后别过脸。

“嗯。挺好的。”我的语气平静,试图将情绪控制到最好,旧时的许多画面涌进我的脑海里,以及那最让我痛苦的回忆···他和别人上床的画面。

“Kinn,要不要回去?我们也要回去了。”Mew一脸担忧地说道。

“什么鬼,我哥才来,你要这么急着要去哪儿?”Mek笑着戏虐道,Tae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还是回去吧,气氛都被毁了。”Tae说道。

“Kinn···那个···我。”这哭腔以及踌躇的动作让我内心十分难受。

“回去也行。”我转过头对朋友们点点头,然后准备起身,我和其他朋友们道别,他们觉得十分可惜还想让我继续留下,但是我待在这里只会让气氛变得更加糟糕。大部分朋友都知道我和Tawan是什么关系但是都不知道我们因为什么而分手。

我没有再看一眼身边的人是什么表情便直接离开了,虽然心没有像一开始那样那么痛,但这样突如其来的照面让我来不及做好准备也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情绪。

我走到电梯面前。手下们看见我从座位上起身,已经准备好了车。当我正要踏进电梯门的时候,胳膊被一只手猛然拉着回头与之对视。

“Kinn···你还在生我的气吗?”他的眼眶里噙着泪水,声音颤抖着,让我不禁愣住了一会儿,然后把视线转向别处。

“学长!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是各自安好吧。”Tae喊道,但Tawan的视线仍然停留在我身上。

“我能和你单独聊聊吗?”纤长的手仍没有放开我胳膊的意思,而是轻轻地抓着,像是在乞求,我停了一会转过身去看在背后被黑暗笼罩着的朋友们。

“要聊什么,没有什么需要聊的···Kinn,回去吧。”Tae根本不妥协,他不悦地盯着着Tawan。

“给我点时间。”我很平静的对Tae说道。

“你要去聊干嘛···Time放开我···”Time和Mew拉着Tae进了电梯,但是Tae还在不停地喊着。

“我们在下面等你。”Time脸色有些不太好,而且有些担心。我点点头,电梯门也随之关上。

“怎么说,学长?”我一边问一边把手臂抽回。

“为什么叫得这么生疏,你还在生我的气是吗···”眼前的人闭上眼睛,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的哭腔太过明显。

“···没。”我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很正常。

“我想你···”

“学长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没等他说完我便打断了他,因为我知道他要说什么。虽然对他的好感已经不复存在了,但心里的伤却一点一点的清晰。

“···三四天之前,我专门来见你的。你能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吗?”

“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已经不记得了。”

“你不要这么说嘛···”单薄的他紧紧抿着自己的嘴唇,哀求的眼神努力地向我传达他仍然对我温存的感情。

“祝你玩得开心,我先走了。”刚好电梯门已经打开,我赶紧跨进电梯里,不再听他的哀求,也不再关心他那试图留住我的手。

“Kinn···你听我解释,我们还能再见面的是吗?”他颤抖着声音问我,我按下电梯键以及关门键,转过去对他淡淡地笑笑,没有说什么,“Kinn···”

到了楼下,我和Time、Tae以及Mew分开并回到家里。虽然他们很担心我并且想问刚才发生的事情,但是我表现得异常冷漠,没有人敢多问。我安静地坐下闭着眼睛,叹了一口长长的气,把身体靠在椅背上任由车缓缓行使,以及任由我的各类思绪飘飞···

我对Tawan的感情已经不同以往了。

但他这次回来让我感到越来越害怕···

过去的Tawan和现在的Porsche两者的画面交替在我的脑海中,让我觉得内心变得好复杂。

到了家,我让手下们都去休息,我也想一个人静静好好的想一想,我正准备上楼,还没走上第一个台阶,刚好撞见Porsche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他赶紧和我打了个招呼,而我愣在原地片刻对他露出勉强的笑容以示回应··

“你刚到家吗?”Porsche走过来,我也转过头去和他说话。

“嗯,你回来很久了吗?”我平静的问道。

“好一会儿了。”

“你要去哪···”

“打算出去抽个烟···对了,今天要不要帮你整理那天没弄完的文件,我一会上去···”Porsche皱着眉头问我,我很了解他,就算今天他和我请了假,但我们每天都会在一起,而且我又是那个每天嚷着喊着让他待在我身边的人,但现在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我想思考思考,想清楚自己的感觉,“Kinn,你不舒服吗?怎么脸色···”Porsche向我走近一步,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一时间他愣在原地,脸上有些诧异。

“···你去休息吧,今天不是请了假吗?什么都不用做了···”我想了想说道,试图不去看似乎还有问题要问我的Porsche。

“···嗯。”

“我走了。”话音刚落我便立马转身,因为我根本没有办法忍受Porsche那忽闪的眼神。即便我很想拥他入怀,像以前那样亲他脸颊,但另外一种情绪却在拼命阻止我,我喜欢他但我并不知道这有没有到达能让我认真的程度,我也害怕我真的把他当作了替代品。

我请求一点时间让我处理我内心的纠结,也许现在还来得及,不让我和Porsche伤得更痛。

一到房间我便窝进沙发里紧紧抱着脑袋,如果他今天没有回来我可能更容易做出决定。

见到Tawan,仿佛我努力埋葬的感觉再次返回来折磨我。

也许,我可能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别人···

我是否需要重新审视我的感情?

那我现在所拥有的这些感情到底又算什么?

翻译:青山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ibang.com/14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