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海电商工具打标会消失吗,宏海打标了能撤回不?

笔者:投资人(完美星辰E),2022年7月27日写于汝州

导语: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当今社会上的一些不法分子他们坑瀣一气、臭味相投,利用国家法制建设的漏洞,专门在社会上寻找能够下手的“猎物”,笔者是上海投资人不幸躺枪……

汝州市宏海公司投资千万元的项目工程被迫停工,上海人不幸躺枪……

2019年1月,笔者经汝州当地人张某某的介绍来到河南省汝州市王寨乡樊古城村,笔者与这位张某某和其介绍的宁某某三人合伙成立了汝州市宏海实业有限公司,欲利用在当地优质水利条件结合江苏昆山的特种水产养殖技术,在北汝河的河滩荒地上投资一个大型水产养殖项目。

宏海电商工具打标会消失吗,宏海打标了能撤回不?

北汝河的河滩荒地

宏海电商工具打标会消失吗,宏海打标了能撤回不?

项目工程开工标语

宏海电商工具打标会消失吗,宏海打标了能撤回不?

2019年3月12日举办了开工仪式

令笔者根本猜想不到的是,此投资案是一个连环投资骗局:2019年汝州市宏海公司投资项目的开工建设,实际上是由汝州当地人张某某精心设计的,伙同他人为了?取个人利益、侵害项目投资者利益的平台。自从项目公司成立这位张某某担任总经理后,历时三年半时间,笔者仍未挣脱这位行骗高手设下的重重陷阱,从张某某委派康某某女士担任公司会计,通过虚假投资、银行重复转账等形式合谋套取公司7万多元资金开始,带入一波又一波的诈骗人员,从公司使用他人无偿提供的100平方办公用房设局(没有门窗、水电的另时建筑),向投资人敲诈索要5万元年租金开始,然后又引入了行骗高手南通人刘某,特别是刘某的入戏,更加进一步地蚕食和侵害了笔者的利益,使笔者陷入了一环套一环的法律纠纷漩涡之中……。

笔者在追索张某某财产侵害7万元过程中,根据汝州法院判决法庭关于处理公司侵占案的告知,曾向汝州市公安局经侦报案,因涉案金额达不到立案数额标准,很难追究这种行骗高手的法律责任,但这种行为对社会治理的危害是十分巨大的,其毒化了社会风气,破坏了当地的营商环境,起到了违法者侵害他人利益不受法律追究很坏的示范效应。

由于笔者识破了张某某的骗局,2019年4月笔者独自一人挑起了项目投资重任,由于是外地人无权无势,经常被他人暗算滋扰,寻找种种理由和借口阻挡工程施工,导致工程建设不得安宁,不能按计划进行,2019年11月,投资了近千万元的项目工程被迫停工。

笔者前些天看到了下面这句十分精辟的话:“很多人活着就像一具行尸走肉,灵魂无处安放,像幽灵一样游荡。因为他们在时代的断层中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和价值感,这种人特别多,也是最不能惹的〞;“还有很多人就像疯狗一样,他们就在四处寻找发泄的机会,他们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而且引线就暴露在外面,得罪了他们就如同踩准了他们的命门,他们就会不顾一切的往他身上发泄,这种人更不能惹。”

而笔者变成了“躺了枪〞的人,惹上了不能惹的人……。

【以案释法】汝州市宏海公司收购案背后的骗局,影射汝州当地法治社会建设的弊病

俗话说:好的制度让坏人变成好人,坏的制度让好人变成坏人。

由于笔者在汝州投资建设的项目极不顺利,笔者不得不另寻出路,但又陷入张某某设下的更深的骗局之中。

2021年1月12日宏海公司收购一案,仍是一起由这位张某某导演、策划、幕后指挥的,由南通人刘某主演的、伙同南通人刘某某、葛某某、安徽人胡某某、吴某某(女)上演的一出虚假公司收购骗局,给笔者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

2020年12月,张某某指使当地人马某某把同伙南通人刘某、刘某某带到公司项目地,刘某欲以人民币500万元收购宏海公司全部股权。刘某谎称养殖特种水产是他一个启东好友的专长(有养殖高级职称),谎称把这位养殖专家请过来,专门想建设一个占地1000亩的现代化温室特种水产养殖场。刘某还谎称其舅舅在河南省人大副主任,可以得到政府政策的扶持,项目立项审批半个月就能搞定。

刘某利用与笔者是家乡人的缘分,用花言巧语骗取了笔者的信任,在没有支付股权转让金的情况下骗取了公司股权和法人的变更。笔者经过几个月的接触,发觉刘某纯粹是社会上的“大忽悠、大骗子”,只要涉及投资之事,他的每一句话都不能兑现。例如,2021年2月,宏海公司变更给刘某后,其承诺:公司收购后的所有开支都由刘某承担。刘某多次叫来了“省里的舅舅”,吃光了公司收购前散养的几百只鸡、鸭、鹅,笔者垫支的几万元公司各项开支分文不给报账,收购宏海公司后的全部5名员工的半年多工资刘某分文不付。

宏海电商工具打标会消失吗,宏海打标了能撤回不?

左起第6、7人是“省里的舅舅、舅妈”

宏海电商工具打标会消失吗,宏海打标了能撤回不?

省里一行人来到宏海公司项目地,刘某拄着拐杖

笔者看清了刘某的本质后,于2021年6月30日离开了汝州项目地,回到上海老家,从此走上了漫长的司法维权之路。为了这起投资案,笔者已经打了七个官司,官司打赢了赶不走骗子,报警不受理也赶不走骗子,投资项目三年半,笔者至今仍被刘某等黑恶势力算计着……。

在笔者没有离开项目地的一段时间里,刘某多次邀请其省里舅舅先后三次来到项目公司,非常神秘,也不见汝州市的领导作陪,每次来项目上都是开了辆200多万元的雷克萨斯越野车,来人很多、阵势很大。笔者多次委托朋友问了认识在河南省委组织部工作和省政协工作的朋友,笔者把刘某舅舅来项目地的监控截屏图片通过朋友发送给省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及省政协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指认刘某的舅舅,都说没有这个人省政协副主任。笔者问刘某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刘某十分紧张,说从来没有认识过省领导。笔者觉得这是一个有组织、有来头的犯罪团伙。

早在刘某收购汝州宏海公司前(2021年1月12日签订公司收购协议),2020年5月25日,张某某(康某某出面)与南通人刘某、刘某某就合伙开设公司,在河南省洛阳市西峡县合伙设立了河南金奥丽实业有限公司。通过张某某的电话通话录音分析,证明汝州宏海公司收购案是由张某某躲在幕后策划的,是主谋。

刘某、刘某某等黑势力团伙,在没有支付宏海公司一分钱转让款的情况下,虽然法院把公司股权判给了笔者,但他们仍然明目张胆地霸占宏海公司项目,求助无门没人为你出头维权,这在社会主义法制条件下是绝无仅有的。

在当今我们国家社会主义完备的法制治理下,如果执法不严、违法不纠,社会就变成了人间地狱。唐山打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

【案例讲述】刘某黑势力团伙是怎样向笔者下的黑手

2021年9月上旬,刘某收到汝州法院关于宏海公司股权纠纷的诉讼传票后,刘某黑势力团伙从二个方面笔者下黑手:

一、刘某黑势力团伙鼓动樊古城村村委会与宏海公司解除2019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并向法院提起诉讼。从公司视频监控及笔者委派的2名驻守人员报告,刘某团伙从2021年9月17日起,多次宴请樊古城村委的多名委员,并明目张胆地在宏海公司项目指挥部设宴请吃,企图拉拢腐蚀村委干部。他们鼓动樊古城村委与宏海公司解除土地租赁协议,企图在解除协议后,把原项目地的土地流转到他们名下。2022年6月30日,平顶山中级法院作出(2019)豫0482民初5320号终审判决,不支持解除土地租赁协议的诉求,维持了一审的判决。

宏海电商工具打标会消失吗,宏海打标了能撤回不?

刘某与村干部在项目地握手

虽然判决未能解除土地协议生效没有几天,但某黑恶团伙仍不死心,开始操纵村委会的议事规则。2022年7月22日晚上刘某亲自出马,在汝州杨楼镇的饭店宴请了樊古城村干部及全体生产队队长;2022年7月26日晚上又成功鼓动了樊古城村委召开了会议,会议议题就是研究村委会与宏海公司解除土地租赁协议。

刘某黑势力团伙目无法纪、胆大妄为,竟想推翻国家法院作出的判决,竟能操纵党领导下的村委会基层组织议事规程。请问谁给了刘某黑势力团伙那么大的权力,能够无视法院的判决操纵村委会议事规则,利用村委会的议事规则或决议来代替法院判决,企图吞噬笔者投入宏海公司投入的全部现金资产。试问如果任由黑势力操控政府组织的公权力,那么全国公民的合法利益和合法财产谁来保护?这与美西方国家没收俄罗斯私人财产有什么区别?这是强盗行为啊!

二、刘某黑势力团伙,在2021年9月中旬收到汝州市法院发出的宏海公司股权纠纷诉讼的传票后,疯狂盗卖公司财物。他们盗卖了2019年、2020年度公司仓库里10000多斤玉米、小麦,价值12000元,盗收盗卖了2021年宏海公司员工胡国政辛勤种植的2000多斤玉米2000元、1200斤花生(2亩)3600元、1000多斤红薯1000元,盗卖了宏海公司2个90米长10米宽的近4亩塑料大棚40000元,盗卖了720根火龙果水泥杆21600元,破坏毁掉项目上的所有监控录像头及项目部监控摄像系统价值15000元,指使他人毁坏或盗卖了项目地1930米的铁丝网围栏,拔除了2321米围栏柱子,价值18.57万元。

宏海电商工具打标会消失吗,宏海打标了能撤回不?

2019年、2020年度公司生产的存放在仓库里10000多斤玉米、小麦等粮食被刘某团伙盗卖一空

宏海电商工具打标会消失吗,宏海打标了能撤回不?

2021年9月15日,刘某黑势力团伙核心人员胡某某、吴某某(女)、葛某某盗卖花生的监控截屏

2021年10月22日上午9时,汝州市人民法院对宏海公司股权转让案进行了开庭审理,庭审结束后,刘某黑势力团伙核心人员胡某某、吴某某(女)、葛某某、宋某等4人在汝州市法院门口对笔者进行人身控制,限制了笔者的人身自由,后向汝州市110进行报警后,笔者才获自由(限制笔者的人身自由的时间从上午10:00-13:00)。审理法官的要求当天下午三点笔者到法院进行质证。15时30分质证结束后,刘某黑势力团伙核心人员胡某某、吴某某(女)、葛某某、宋某等4人又在汝州市法院门口对我个人进行人身控制,本人又进行了2次110报警,在后一次出警人员发出严重警告后,本人才重获自由(限制笔者人身自由的时间从15:30-21:30)。当天2次限制了笔者人身自由长达9个小时。

宏海电商工具打标会消失吗,宏海打标了能撤回不?

黑势力团伙核心人员胡某某、吴某某(女)、葛某某、宋某等4人在汝州市法院门口对笔者进行人身控制的场景

虽然宏海公司发生了以张某某、刘某为首的诈骗集团下套陷害事件,宏海公司投资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不法侵害,但维权困难,至今犯罪团伙在宏海公司项目地上嚣张跋扈、逍遥法外。汝州法院执行局办案人员说,我们按照判决书执行,宏海公司项目用地、办公场所被他人霸占,向公安局反映解决。而向汝州市经侦大队和王寨派出所报案,他们处理的口径是一致的,公安告诉笔者:通过法院判决的侵权案子,要求公安部门出面处理解决,必须要让法院向公安移交案件才能受理。2021年10月29日,汝州市人民法院下达的判决书,废止了刘某与笔者签订的宏海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使宏海公司的股权终于回到了笔者的名下,但刘某黑势力团伙霸占着宏海公司项目,虽然多次向汝州当地有关部门反映,当地政府仍不管不问。

笔者作为一个在汝州创业的外地人,投资的汝州宏海公司项目被诈骗集团恶意霸占,不能拿回自己用身家性命财产换来的创业场所。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在汝州政府、公安、法院等部门周旋了一年有余,除了要回公司注册信息,自己的财富和投资项目依然被未实际投入资金的社会黑恶势力霸占着,真是身心疲惫、心力憔悴。

笔者在汝州投资的水产项目,时间长达三年半之久仍无进展,人的一生非常短暂,又有多少个三年半啊!宝贵的三年半时间消耗在执法不严、对犯罪黑恶势力打击不力的内卷上。笔者遭遇如此的职业诈骗集团的陷害,颠覆了我对社会环境险恶的认知,使笔者投资的项目进退二难。放弃吧!在这个项目上倾注着我的多年全部心血和自己家庭全部财产,关乎家庭全体成员的幸福安康。因此,为了保护自身利益,笔者只能割袍自救,就在前几天,无奈地把项目公司整体股权转让给了当地人。

笔者投资汝州三年多来,一直奔波在维权路上,但毫无结果,笔者以自己真实遭遇,向头条撰写了宏海公司遭遇诈骗集团诈骗的真实材料(绝无虚构),希望我们的政府管一管这件事。

恳请社会各界和善良守法公民,向社会呼吁不能让危害社会诈骗团伙及黑恶势力逍遥法外,依据法律追究刑责,还国家社会一个良好营商法治环境。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zibang.com/13674.html